您的搜尋結果

一位居民心聲:行政區的過渡──社子島被剝奪的合法性

文章編輯人 calvin on 2020 年 9 月 29 日
0
陳鴻筠/社子島居民 在陽明山管理局(簡稱陽管局)的行政權移交至台北市的一刻,註定了社子島長達五十年的悲慘命運,一段被剝奪的歷程。 當大台北防洪計畫,在歷經民國五十九年的檢討及各種專案變更,其原貌早已面目全非,而當中的社子島,此刻深陷在防洪定位的爭論之中。 當以溪州底地區截彎取直,將基隆河水引流至淡水河中的方案廢止後,影響了陽管局在併入台北市後的都市計畫調整,然而社子島防洪定位長期處於未決定的過程,反映在淡水河氾區管制圖上對於社子島的留白,以及後來基隆河泛區管制,因社子島位於都市計畫地區而剔除的事實。 此現象反映了在大台北防洪計畫,並未有充足理由因防洪需求而對社子島進行管制公告,並於圖說上標示洪泛平原管制範圍,導致社子島在防洪功能認定上出現了真空期,更進一步影響了土地使用及建築管理的認知,對社子島地區進行實質且錯誤的管制。

專案變更的大台北防洪計畫

在這錯誤的立論基礎上,造成從民國五十九年大台北防洪計畫檢討報告至民國八十二年的社子島都市計畫出現以前,社子島的防洪捨棄了原規劃中填土後進行護岸保護,而是以堤防增高方式處置。 社子島防洪設施的更動與防洪定位未決定的雙重影響,除直接造成社子島長達二十三年的禁建,更影響島內土地無法進行變更使用。

禁建區裡的執照執照核發

在防洪定位模糊的狀態下,行政區的移轉更進一步造成社子島地區的混亂,當陽管局行政權移轉至台北市時,因受防洪檢討報告影響,於都市計畫土地使用分區及不存在的社子島泛區管制,本該禁建的社子島,竟出現民國六十四年由北市府核發的建築執照,其建築使用分區為住宅區,並於六十五年取得使用執照。 此一案例顯示當時社子島雖然禁建,卻仍由北市府核發建照,並取得使用執照之事實,而社子島居民卻在普遍認知地區已禁建的狀態下,失去了既有建物拆除更新或補申請使用執照的機會,導致島內建物大多成為了違建。

都市計畫限制與建築管理缺陷

當社子島在歷經了防洪計畫未決定而延宕二十三年後,隨著都市計畫發布後接續帶來長達二十七年的限制,在這面對各任市長提出的都市計畫啟動、規畫、擱置的過程裡,隨著「台北市關渡、洲美、社子島等長期禁限建地區本(北市)府規劃開發前違建暫行查報作業原則」頒布,宣告了社子島在既有房屋無法補辦使用執照或申請建築許可的狀態下,違建認定已牢牢的扣在社子島的身上。 而在原則內所提 「其原則內所述之申請加建部分應立切結構安全及日後該地區開發時無條件自行配合拆除,不得要求任何補償」的說明,對於社子島在地居民隨時都有可能面臨區段徵收建物拆除的壓力下,導致此一原則形同虛設。

社子島被剝奪的合法性

社子島在歷經防洪計畫的爭論、都市計畫的變更、行政區的移轉、建築相關法規的趨嚴與調整,島內建物持續面臨水患淹沒的建物損毀與自然老化的傾頹的威脅。 因防洪計畫與都市計畫接續帶來將近半世紀地區限制,被迫接受自然滅亡與被剝奪的合法性、居住權、財產權,造成社子島地區永久且不可抹去的傷害。

發表評論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Compare Listings